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现代诗

持斧伐远扬什么意思-持斧伐远杨,荷锄觇泉脉。谁写的

时间:2021-02-23 18:24:54来源:清大诗词网持斧伐远扬什么意思 点击:

扬出弼臣是什么意思啊?
是称颂或传播出之臣声。

1.簸动,向上播散:~水。~场(chng)。止沸。
2.高举,向上:~手。~帆。趾高气~。~眉吐气。
3.在空中飘动:飘~。
4.称颂,传播:~言。~威。颂~。~弃。~名。
5.姓。

〈名〉
眉毛及其上下部分
清扬婉兮。——《诗·齐风·猗嗟》
问我何所得,乐色填清扬。——《唐·卢仝》
过长过高的树枝
持斧伐远扬,荷锄觇泉脉。——王维《春中田园作》
古九州之一 。辖今苏、皖、赣、浙、闽诸省


弼臣
[读音][bì chén]
[解释]辅佐之臣。


阅读下面这首诗,回答问题。(6分)春中田园作(王维)屋上春鸠鸣,村边杏花白。持斧伐远扬 ① ,荷锄觇

小题1:(3分)诗人借助斑鸠、、泉脉、归燕、以及人(的)等意象,了浓郁的春息,诗中无论是人还是物,似乎都满怀憧憬,展望和追求美好的春天。
小题1:(3分)前六句重在描写(诗人看到的春天景象),结尾两句侧重抒情(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)。(1 分)诗人觉得这春天田园的景象太美好了,很想开怀畅饮,可是对着酒又停住了,(1 分)想到那些离开家园作客在外的人,无缘享受与领略这种生活,不由得为之惋惜,惆怅。(1 分)
持斧伐远杨,荷锄觇泉脉。谁写的
王维的。
春中田园   
屋中春鸠鸣,树边杏花白。   
持斧伐远杨,荷锄觇泉脉。   
归燕识故巢,旧人看新历。   
临觞忽不御,惆怅远行客。
《春中田园作》王维 翻译
春中田园作1
屋上春鸠鸣2,村边杏花白。
持斧伐远扬3,荷锄觇泉脉4。
归燕识故巢,旧人看新历5。
临觞忽不御6,惆怅远行客7。
词句注释
春中(zhòng):即仲春,农历二月。
春鸠(jiū):鸟名,即布谷鸟、杜鹃,象鸽子,有斑鸠、山鸠等。曹植《赠徐干》:“春鸠鸣飞栋,流飙激棂轩”。
远扬:又长又高的桑枝。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:“蚕月条桑,取彼斧斨,以伐远扬”。砍去又高又长的桑枝,便于以后采桑。
觇(chān):探测、察看。泉脉:地下的泉水。地层中的泉流象人体内血脉一样,故称之泉脉。
看新历:开始新的一年。
觞(shāng):古代饮酒用的器皿,此指酒杯。御:进用,饮、喝的意思。
惆怅远行客:即“远行客惆怅”。远行客:出远门的人。[1-2] [3]
作品译文
屋上有一只春鸠在鸣叫,村边开着大片的白色杏花。手持斧子去整理桑树那长长的枝条,扛起锄头去察看泉水的通路。去年的燕子飞回来了,好像认识它的旧巢。屋里的旧主人在翻看新年的日历。举杯欲饮,又停了下来,想到离开家园作客在外的人,不由惆怅惋惜。

屋上有一只喜鸠在鸣叫,村边开着大片的白色杏花。手持斧子去整理桑树那长长的枝条,扛起锄头去察看泉水的通路。去年的燕子飞回来了,好像认识它的旧巢。屋里的旧主人在翻看新年的日历。举杯欲饮,又停了下来,想到离开家园作客在外的人,不由惆怅惋惜。
文学鉴赏
此诗写出了春天的欣欣向荣和农民的愉快欢欣,结尾则表达远行者对乡土的眷恋。全诗健康活泼,清新醇朴。[1]
冬天很难见到的斑鸠,随着春的来临,很早就飞到村庄来了,在屋上不时鸣叫着,村中的杏花也赶在桃花之前争先开放,开得雪白一片,整个村子掩映在一片白色杏花之中。开头两句十个字,通过鸟鸣、花开,就把春意写得很浓了。接着,诗人由春天的景物写到农事,好像是春鸠的鸣声和耀眼的杏花,使得农民在家里呆不住了,农民有的拿着斧子去修整桑枝,有的扛着锄头去察看泉水的通路。整桑理水是经冬以后最早的一种劳动,可说是农事的序幕。
归燕、新历更是春天开始的标志。燕子回来了,飞上屋梁,在巢边呢喃地叫着,似乎还能认识它的故巢,而屋中的旧主人却在翻看新一年的日历。旧人、归燕,和平安定,故居依然,但“东风暗换年华”,生活在自然地和平地更替与前进。对着故巢、新历,燕子和人将怎样规划和建设新的生活,这是用极富诗意的笔调,写出春天的序幕。新历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,就像春天的布幕在眼前拉开了一样。
诗的前六句,都是写诗人所看到的春天的景象。结尾两句,写自己的感情活动。诗人觉得这春天田园的景象太美好了,“物欣欣而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”,一切是那样富有生气,充满着生活之美。诗人很想开怀畅饮,可是,对着酒又停住了,想到那离开家园作客在外的人,无缘享受与领略这种生活,不由得为之惋惜、惆怅。
此诗春天的气息很浓,而诗人只是平静地淡淡地描述,始终没有渲染春天的万紫千红。但从淡淡的色调和平静的活动中却成功地表现了春天的到来。诗人凭着敏锐的感受,捕捉的都是春天较早发生的景象,仿佛不是在欣赏春天的外貌,而是在倾听春天的脉搏,追踪春天的脚步。诗中无论是人是物,似乎都在春天的启动下,满怀憧憬,展望和追求美好的明天,透露出唐代前期的社会生活和人的精神面貌的某些特征。人们的精神状态也有点像万物欣欣然地适应着春天,显得健康、饱满和开拓。[5]

名家评析
宋·刘须溪《王摩诘诗集》卷一:“《卷耳》之后,得此吟讽,清致自然,抑扬有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