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散文

捧一杯冰雪,暖手又暖心

时间:2020-05-05 00:18:14来源:清大诗词网 点击:

《雪花里,听一阵寒风》|文:点线面

捧一杯冰雪,融化在掌心

/01/

冬雪冉冉,一世悠柔。

砚雪一池浓墨,执笔寒愁。一柱烟尘的风月,飘泊了千年。从秦时幔帐走来的一轮明月,到汉时乐符淌过的一笺月光。

前世的飘雪荏苒苍苍,落了一枚今生的印章。破旧的书卷,模糊的字迹,雪花里,听一阵寒风。红尘处,临一幅诗句。

一笺薄宣,在零散的笔划里寻找着曾经。一盏青茶,飘香冉冉里升腾着一杯苦涩。

一杆寒凉摇晃着微黄的渔火,倾听着岸边一丝呼唤,低吟浅唱的旧事附着在双桨上,随着流水缓缓远去。孤帆过尽流走了前世的情缘,码头上一叶独影。

寂寥的雨巷,青花落落,点滴着不见举伞人。踩着一帘长影,幽幽自怜,伴着一路壁灯的昏黄。

/02/

翻阅着岁月的角角落落,寻找着前世的昨夜。岁染黑瓦的苍凉,刻录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,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恋。一张微黄的照片,写满了漫长的记忆、点点滴滴文字。赶到了码头、招手了单帆,却只有模糊的背影。

梦回的夜,湿漉的情,一屋熟悉的气息扑面、一曲长萧的音律颤心、一壶暖意的清茶悦香。一屋若梦,一灯虚醒。孤寂雪花中,只能听一阵寒风、一帘曾经、一弦断音。

推开窗棂,任寒风吹拂。瘦了月色、黄了枝条、落了飘雪。满窗的记忆只是一夜就成了过往,零碎了全部诗情画意,人散落幕。雪花、寒风,依窗的我。

捧一杯冰雪,融化在掌心。想想一个情字,竟然经不起冬雪。再深的爱,再浓的情,如落花岁月,如沧桑冷夜,只是一柱寒雪彻底冻僵了心头,还有什么爱可以相信?

轻轻关上格栅,再望一眼寒雪。慢慢融化,慢慢忘却。回眸处,空荡的月光下也许还有几丝留恋、几缕思念……
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 


作者

笔名:点线面,现居北京。喜欢用撇捺的文字,体验酸甜苦辣的人生。

- END -


欢迎留言写下对文章的看法,或对作者想说的话



也许你还喜欢

我好喜欢你,你愿不愿意?

“时光久远,念你如常”

你的路过,曾让我的世界春暖花开

点击阅读原文,可阅读更多精彩文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