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散文

抱歉,没能陪你到最后

时间:2020-05-05 00:16:07来源:清大诗词网 点击:

《西窗》|文:颜真儿

此生未有这命,我负约而去

/01/

三月的清风掀开了心幕,拂落指尖红纸,我写下往事幕幕。对晚镜,孤灯伴孤影,自古多情属西窗。

今宵帘幕前,思故人,空馀枕泪。这眸里风光万千,如今为谁开?粉消香薄非他日,又且同风月长依旧。空记当时后庭中,吟诗作曲抚琴夜,恩爱惹人妒。多情惟有真心贵,冉冉韶华终一梦。

今宵宿醉残更,欲写幽怀恨句。红尘何尽,你曾是我看不完的风景,却琴音乍停。十年,我将自己淹没在浮满花瓣的池水中,狰狞的疤横于胸口。

我终是没能陪你到最后,可依然记着那无数个风花雪月的夜,眼前都是无望的绿,无边竹海。而今我又来到这,纤足细步走到当年的桂树旁,复弹琴,敛眸问风月。也许只有这样,心才最痛,也才最忘不了你,也才最觉得离你很近。

当年一见如今忆,一袭轻粉衣衫竟入人心。我怎么也没想到,我会这么爱上你,并一生难忘,叠愁锁恨,把相思述遍。朝暮与年岁并往,而我却与你走不到最后,终是弦断情绝。君在天一涯,卿在地一角,离恨长,再难信人间有白头。我想,两处难寻初见心,良肖尽是凄凉意。

如果,能不恋尘世浮华,不写红尘纷扰,不叹世道苍凉,不惹情思哀怨。那么是否我们能快快乐乐地活着?而不是如今这般有说不出的寂寞与言不明的忧愁。

我假设着一切美好,却又推翻一切假设。是否宁可不曾相濡以沫,从来相忘于江湖?

/02/

一朵花开,一梦今生。一朵花谢,一念随风。这世间的姻缘与我难道真是不相干?那么我执剑天下,谋这帝王霸业,无你共享,又要之何用?我拼了命不负这流年,只想伴你一生一世,却为何这小小的索求也不能得以实现?

曲未终,人已散,你终如漫天飞雪,留下的不过只是一地冰冷的尘埃。欲相守,难相望,人各天涯愁断肠。爱意逝,恨亦长,灯火阑珊人彷徨。罢了,罢了,既然今生有缘无分,那有何必强求。否则,最后伤的,痛的,哭的,还是自己。

得你人,得不到你的心,这算是真正的爱吗?回首间,欢笑与悲苦,越想念越悲伤。但真的 ,不想不想你离开。一生能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是多么不易,我多想把你捧在手心,藏在心间,就只属于我。

多想,吟诗挥毫,我落笔,你研墨,共作一幅《春江花月夜》。在这恋恋红尘中,浅吟轻唱这人世情爱。

奈何,此生未有这命,我负约而去,从此江南江北万里哀哭。等醒悟,等懂时,已无人与我捻熄灯,无人共我半生。无人陪我顾星辰,无人醒我茶已冷。有的只是这一夜又一夜的孤独寂寞,有的只是只一年又一年的相思。是否,早知如此绊人心,还如当初不相识?

那年如似一袭梦,我们都是客,念流年,又回昨,忧忧如恨愁。今朝梦醒已两地,陌路孤客思华年。

如今,我在这西窗下写遍相思,一纸书笔,藏我情愁,埋我爱恨……
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 


作者

笔名:曾祥国残红:贵州贵阳人,湖北商贸学院学生,90后,爱好诗词,各种体育运动。

- END -


欢迎留言写下对文章的看法,或对作者想说的话



也许你还喜欢

我好喜欢你,你愿不愿意?

“时光久远,念你如常”

你的路过,曾让我的世界春暖花开

点击阅读原文,可阅读更多精彩文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