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古诗词

341年前的今日,纳兰性德梦见亡妻,醒后写了一首悼亡词

时间:2020-02-12 20:50:30来源:清大诗词网 点击: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看久了会写诗的


往期精选

2018\10\14

  • 何处合成愁?离人心上秋

  • 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

  • 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
341年前的今天,也就是康熙十六年(1677)的重阳节前三日。


想必家家户户正忙着做重阳糕,制菊花酒,以迎接重阳节的到来。


而纳兰性德却格外地消沉,心情是恹恹的,精神是萎靡的,整个人都沉浸在无边的悲伤之中。


重阳也作重九,象征着生命长久,健康长寿,是一个值得庆贺的节日。可就在不久前,作者的妻子却不幸病逝,于他而言,重阳怎能算得上一个节日?


何况,他刚刚梦到了妻子。


梦中的妻子“淡妆素服,执手哽咽”,含含糊糊说了好些话。


梦醒之后,词人只清楚地记得妻子临别时说的一句诗——“衔恨愿为天上月,年年犹得向郎圆”。


妻子平时并不善诗,为何梦中却留下这句动人的诗呢?细细想来,不禁感慨万千,于是便作《沁园春》。


以上是序文中交代的,可以感受到,作者的情绪还算稳定,等词一出,悲慨便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来。




沁园春

瞬息浮生,薄命如斯,低徊怎忘。

记绣榻闲时,并吹红雨;

雕阑曲处,同倚斜阳。

梦好难留,诗残莫续,赢得更深哭一场。

遗容在,只灵飙一转,未许端详。


重寻碧落茫茫。料短发、朝来定有霜。

便人间天上,尘缘未断,

春花秋叶,触绪还伤。

欲结绸缪,翻惊摇落,减尽荀衣昨日香。

真无奈,倩声声檐雨,谱出回肠。



“瞬息浮生,薄命如斯,低徊怎忘”,人生本就空虚无定,转瞬即逝,奈何还要忍受疾病的折磨?红颜命薄,却最刻骨铭心,让人无法忘怀。


因为忘不掉,故常忆起过往,那种美好,仿佛就在昨日——“记绣榻闲时,并吹红雨;雕阑曲处,同倚斜阳”。


回过神来,方知“昨日之日不可追”,与之一同逝去的还有“好梦”。


有人说,“未哭过长夜的人,不足以语人生”,没有真正经历过痛苦的人,就不会理解人生的真谛。那么,“赢得更深哭一场”的纳兰性德,用短短三十年的岁月,已经把人生过得十分通彻了吧。


“遗容在,只灵飙一转,未许端详”几句,又转入梦境。相逢的梦,太过短暂,词人还没看清妻子的容颜,便匆匆醒来。


醒后,心有不甘,欲重寻梦境,奈何“碧落茫茫”,天上再也寻不到她的身影。



爱别离,恨长久,求不得,放不下,人生的这四种苦,最难消受。


神思几经辗转,心力交瘁,乃至一夜白头——“料短发、朝来定有霜”。


即便如此又何妨?你我“尘缘未断”,纵使天人相隔,也无法阻断我们彼此之间的思念。此后,春花与秋叶都会成为我们相思的媒介。


“欲结绸缪,翻惊摇落,减尽荀衣昨日香”句,回到现实,再次表达对妻子的深情:我想与你共度余生,你却先我而去,徒留我一人渐渐消瘦。


真让人无奈!我心中愁肠百结,恐怕只有屋檐的雨声,差可模拟我的心声了吧。


八年后(1685)的五月三十日,纳兰病逝,这一天正好也是妻子卢氏的忌日。